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贵州大学张晓教授:《跨国苗族认同的依据和特点》

2015-1-21 19:16| 发布者: 朱群慧| 查看: 2871| 评论: 0|原作者: 张晓

摘要: 摘要:苗族是一个世界性的民族,除了中国以外,还有几百万的苗族分布在东南亚、美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区国家。那么,这些不同国度的苗族是什么关系,他们凭什么认同是一个民族?这样的认同具有什么特点?
跨国苗族认同的依据和特点
张晓(苗族著名女学者,贵州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摘要:苗族是一个世界性的民族,除了中国以外,还有几百万的苗族分布在东南亚、美国、法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区国家。那么,这些不同国度的苗族是什么关系,他们凭什么认同是一个民族?这样的认同具有什么特点?
      我是居住在中国贵州省东南部的苗族,我的家乡在苗族的三大方言区中属于中部方言区。1989年春节,我在中国昆明认识了一位美国苗族,他是操苗语西部方言的,当时我还没有学会苗语西部方言(在1992年我学会了),我不能和他直接交谈。于是他通过翻译问我:“既然我们语言不通,为什么说我们是同一个民族” ?他这是向我提出了一个跨国苗族认同的问题。本文就是通过我所了解的情况和我的研究所得,简要回答上述这个问题,并阐述苗族认同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文化特点,与同胞们进行探讨。

一、跨国苗族身份认同的主要依据
  
      我这里所说的“跨国苗族”,指的是跨居世界各国的苗族。但事实上苗族认同的问题和疑点,并不存在于居住在中国以外的各个国家的苗族(简称“国外苗族”)之间,也不存在于国外苗族和中国云南苗族之间,而仅仅是存在于国外苗族与云南苗族以外的中国苗族的认同关系上。因为众所周知,国外苗族绝大多数是近几百年内从中国云南迁往东南亚国家,此后又有一部分从东南亚迁往欧美等各国。国外苗族相互之间,以及他们和中国云南苗族之间,渊源关系十分清楚,语言也完全相通。因此,需要回答的问题其实是:为什么说居住在国外各国的苗族与中国贵州、湖南等地的苗族同为一个民族?这似乎像一道算式:已知A=B,欲求A=C,须知B=C.
  中国云南苗族类似一个中介或桥梁,要说明跨国苗族的共同族属身份,有赖于说明中国不同地区的民族为什么同属于一个民族。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政府在上世纪50年代初,组织有关专家对中国的各个民族进行民族识别。散居在各地的中国苗族,也就是在这个时期被确认为是一个民族,并定族名为“苗族”。民族识别工作组认为,苗族是“分散在很广的地区,形成许多不相联结的聚居区,在语言、文化等方面都既有相似处又有较大的差别,长期以来被其它民族用同一名称相称,又自认是同一民族[1]”的民族集团之一,其“自觉是一个民族的心理十分显著[1]”。
        根据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中国共有苗族942.6万人,主要分布在贵州(3968400人)、湖南(2060426)、云南(1202705)、四川(164642)和重庆(482714人)、广西(475492人)、湖北(177490人)、海南(74482人),其余散居在各省(市、区)。苗语分为三大方言:湖南湘西和贵州松桃等苗族操东部方言;贵州黔东南等地苗族操中部方言;贵州中西部、云南、四川等地以及国外苗族操西部方言。操西部方言的人数最多,中部方言次之,东部方言人数较少。苗族的三大方言区,可视为苗族的三大支系,不同地区的苗族相互认同问题,可以转换为不同支系的苗族的相互认同。确实,这三大苗族支系,语言不能直接沟通,文化习俗也存在一定差异,并居住在不同地区,各地经济发展状况也不一样。但是为什么这些居住在不同地区、操不同方言、属不同支系的苗族仍“被其他民族以同一名称相称,又自认是同一民族”,且“自觉是一个民族的心理十分显著”呢?这说明苗族认同为一个民族,必定有其可靠的依据,这些依据主要有以下一些:
        (一)历史。苗族的起源问题,至今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苗族四五千年以来的历史,脉络是相当清晰的。一方面是汉文献有比较清楚的记载,另一方面是苗族民间有比较丰富的历史传说。这些材料都说明苗族先民在四五千年前,以蚩尤为首领,称为。九黎。部落。后来由于部落战争失败,苗族先民才被迫进行漫漫五千年的迁徙。从北向南,从东到西,形成目前的分布格局。史书上记载的三苗、荆楚、荆蛮、南蛮、武陵蛮、五溪蛮等等,都是在一定历史时期内对苗族人们共同体的称呼。苗族先民在战争和迁徙之中,不断地失散和分手。黔东南最大苗寨——西江苗寨所保存的资料说,蚩尤有三个儿子,长子叫傍蚩、二子叫福蚩、三子叫力蚩,蚩尤部落战败以后,三儿子力蚩所率的部分先民奔向北方,二儿子福蚩所率的部分先民被俘,只有大儿子傍蚩所率的部分先民南下。如果真是这样,力蚩所率的那部分苗族先民后来融入了其他民族;福蚩所率的那部分苗族先民汇入汉族;只有傍蚩率其南下的这部分先民成了后来的苗族。但这部分苗族先民南渡黄河建立“三苗”集团不久,和华夏集团再次发生冲突,在夏王朝统治者的“征伐”下,又被迫分手迁逃。我认为苗族的三大支系的分手从那时候就开始了。由于分手较早,以至于几大支系在后来的语言和文化上形成了一定的差异。但是,由于苗族几大支系共同经历了一段很长的历史过程,已经形成了“苗”这个共同的族称,各支系的苗族不会忘记自己的先民曾经同是一个部落集团。拥有共同的上古史是跨国苗族认同的一个重要依据,各支系对这段上古史都各自有所记载而且记忆犹新。
  据说西部苗族是苗族先民部落集团的前锋部队,是主力军,是大哥,他们对部落战争的印象特别深,因而他们的文化对那一段远古历史的战争保留了大量的记录。西部苗族中流传的《蚩尤的神话》把蚩尤与黄龙公、赤龙公的争战描述得活灵活现,与古文献记载的蚩尤与黄帝、炎帝“逐鹿中原”的征战情形十分吻合。《西部苗族古歌》大量地具体讲述了苗族先民与夏族的一场又一场激烈战争的过程。
  黔西北苗族的芦笙倾诉着苗族的历史,它大体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反映和平时期;第二部分反映战争时期;第三部分反映衰亡时期。和平时期的芦笙曲调是欢快的,描绘了苗族先民还没受到外族侵扰的安乐生活景象;战争时期的芦笙曲调是急促而悲壮的,一开始就是报警,接着喝血酒,再就是作战、阵亡等;衰亡时期的芦笙曲调是悲伤的,战斗在激烈地进行着,前线传来战败的恶耗,人们悲痛万分!最后再吹奏一首“鸡叫了”和“天亮了”的曲调,预示着苗族未来的光明前程。吹奏任何芦笙曲调,它的开头都先有一个踏路曲,表示了苗放的不断迁徙……
  西部苗族至今流传着大量的关于苗族先民首领蚩尤的传说和故事。东部苗族的《中国苗族古歌·除鳄斗皇》讲述了苗族先民在黄河中下游流域和长江中下游一带南征鳄害与北战夏族统治者的艰难历程。
  可能是蚩尤部落遗民住地的河北省涿鹿县蚩尤寨,至今还保留有蚩尤三兵寨!蚩尤城!蚩尤泉的遗址。蚩尤泉边有一棵独一无二挺拔伟岸的参天大树被命名为“蚩尤松”,由于当地人民奋勇保护才躲过了多次劫难而至今完好无损。黔东南苗族妇女喜欢将苗族先民的神话故事绣在衣服上,东部和西部苗族则把苗族古代的家园城池!田野山川以及迁徒经过的黄河!长江等用蜡笔或用刺绣写进衣裙里。东中西三个苗语方言对蚩尤的称呼都含有“祖公”和“雄棒的男人”的含义。川南!黔西北一带有“蚩尤庙”,供当地苗族供奉。因枫木与蚩尤有关,湖南城步苗族有祭“枫神”蚩尤的习俗。黔东南苗族视枫木为保寨的神树,并在古歌《枫木歌》中把枫树当作始祖看待。一位美国苗族老人至今保留着一个关于苗族先祖蚩尤的秘密……
       (三)心理素质和语言"各地苗族心理素质都有许多共同性,例如吃苦耐劳、朴实善良、热情好客、热爱和平等等。如果只用一个特征来概括,那就是“厚道”。正是这种厚道,使苗族能够忍耐艰辛困苦而生存下来,也是这种厚道使苗族吃亏太多。翻开苗族的战争史,苗族战败的原因除了客观劣势以外,常常是因为苗族轻信敌方的谎言而导致失败。苗族先民往往勇猛无比,最后却因计谋不足而失利。厚道使苗族善于适应环境和与别人相处,厚道也使苗族不易大踏步地前进"苗族的厚道还使他们对自己民族很忠诚,苗族被公认为是一个最难同化!内聚力很强的民族,我常常听见人家给我讲述这样的故事:如果在一个民族的村子里面插进一户苗族,过几代以后这户苗族一定仍然还是说苗语穿苗衣。在中国解放前,国民党曾经强迫少数民族妇女改变服装,就遭到苗族妇女的强烈抵制,最后使改装运动在许多苗族地区无法进行"苗族的心理素质很难三言两语描述清楚,但苗族自认为是苗族的民族认同意识是当初识别苗族的一个最有力的根据。
  苗族的语言有三大方言,还有七个次方言和十八种土语。在我们家乡两个村子之间隔两根田埂, 语言都略有变异。这种语言的多样性和变异性说明了各支系苗族语言不通的原因极可能是长期的散居造成。尽管语言差异很大,实际上苗语的三大方言仍还有《0%左右的同源词。1992年春天我到云南一个苗寨去住了四十天,学会了基本的西部苗语。在这个过程中我切身地体会到,我如果不是一个苗族,如果我没有另一个方言的苗语为我的母语,以我的语言接受能力我绝对不会有这个语言速度。而且我常常意外地发现,有许多不同方言的词汇其实是一样的,只因语音略有变异而让人听不出来。而那些相同的词汇,往往是最基本的词汇。这让人推想不同方言的苗族在古代很可能是一样的。《西部苗族古歌》有一首叫《父母称谓的由来》,说远古时男女分工,妇人守家看护老幼,男人外出采集打猎。男人外出的时间长了,妇人就在家放声大哭,因而便把女人称为/哭0;又因为远古男人常伤亡、被勾引,女人总把男人藏起来,因而把男人叫做“藏”。西部滇东北次方言“哭”是“妈”的变调,“藏”和“父”发音正与这首诗的记音一样。一些村寨至今对母亲的称呼与“哭”确实比较接近,据老人说古代对父亲的称谓确实与“藏”也接近。《西部苗族古歌》是用古苗语唱的,编译者费很大的劲才把这些西歌记译下来"我家乡的苗歌也使用很多古语,与现实中通用的口语不一样。各支系的苗族都有同现代语不完全一样的古训,而这些古语也许就是苗族先民们使用的统一的苗语。
  通过对苗族历史文化等的了解,我觉得苗族各支系相异的是浅层文化,而相同的是深层文化,文化的差异是后期的历史造成的。苗族在蚩尤时代就进入了农业社会,是当时最为强盛的部落,很多文化在那个时候已经成形。苗族迁徒以后文化发展就比较缓慢,甚至停滞不前,因而苗族文化有很多是古代文化。这些古文化成了苗族认同的主要依据。这大概就是别人和苗族自己都认定自己是苗族的原因。
  在这里我有必要说一下苗族的族称,即说明为什么中国把苗族的族称定为“苗族”,为什么中国各地苗族能普遍接受这个族称"因为我遇到太多的国外苗族向我提出这个问题,他们甚至尖锐地说:“为什么把Hmong叫‘苗’,‘苗’是不是‘苗子’的意思,能不能把它换成‘Hmong’?”关于这个问题,苗族的史学者说,苗族自称大多与“苗”字相近,“苗”有可能是苗族自称的汉字记音。“苗”名称历史悠久尽人皆知,且为苗族人民普遍接受,所以将苗族统一称为“苗族”。我认为这个问题苗族民间材料讲得很清楚《西部苗族古歌》中说苗族古代的自称为阿髦。
  据音韵学专家说。在上古音中“苗”与“髦”的发音完全相同。这么说来,现在苗族苗语自称hmong和汉语他称的“苗”,都是上古音阿髦的变音。“苗”其实就是上古时对苗族自称的汉字记音,这个称呼在“三苗”时期就出现了。
  “苗”在字面上从“草”从“田”,是禾苗的意思,有人说是意指苗族是稻作民族。不管怎么说,“苗”字用来作为族称,无论在起源意义或字面意义上,”苗”字本身都不含有贬意。有人用“苗子”来骂人,使“苗”这个字变成了野蛮愚昧的代名词,那是后来的历史加上去的。因为早在原始社会,以蚩尤为首的苗族先民“九黎”部落作为最强盛的部落之一,虽然已经被打败,但在后来的岁月中,只要一有时机,她又会东山再起,强盛起来,以致于中国历代的封建王朝统治者,始终把苗族当成征剿、镇压的对象,并把苗族视为野蛮人,加以侮辱歧视,才有“苗子”一说。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人民政府推行民族平等政策,苗族地位上升,”苗”对于苗族的歧视侮辱之意,也随着苗族被凌侮被迫害的历史的结束而消逝了。新的生活恢复了“苗”作为苗族自称汉字记音的本画面目"现在民间仍偶有人用“苗子”一词贬责人,但与指称苗族的“苗”已相互脱离。“苗族”这个称呼在今天的中国,已经没有任何贬损意义。居住在国外的苗族同胞,因为是在明清时代,尤其是“白、红之战”等抗清斗争之后,被封建王朝统治阶级的大镇压、大屠杀之下被迫从中国迁往外国的,他们出去的时候,正是苗族备受凌侮的时候,因而他们对用“苗子”一词来侮辱苗族的言论行为记忆犹新,因而对“苗”字极为反感,这是可以理解的。我要借这篇文章告诉居住在国外的苗胞们,苗族被凌侮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请他们信任“苗族”这个族称。
二、跨国苗族认同的主要特点

  苗族历史上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苗族的现状是一个经济比较落后的民族,所以苗族需要相互认同,以便能够互相帮助并获得精神依靠。但是,由于苗族散居世界各地,失散多年,苗族不得不正视跨国居住这个现实,把跨国苗族认同的立足点放在“族源”上。“族源”认同分两个层次,一个层次是家族的“族源”,另一个层次是民族的“族源”。国外苗族认同中国云南苗族,是在“家族”这个层次上进行;认同中国贵州!湖南等地苗族,是在“民族”这个层次上进行,反之亦然。云南吴家的苗胞告诉我,他们吴姓家族的苗胞,都知道吴家的历史,知道他们共同的祖公有两位祖奶,因而他们分为前娘生的和后娘生的两个分支。传说吴三桂是他们的老祖,吴三桂讨了苗族罗家的姑娘做妻子,后来罗家女子带着小孩子回了罗家,所以他们现在与罗家不能开亲。杨家相认,是以杨家不吃猪心,并以不吃猪心的缘由和习俗为依据"李家的世世代代都背诵和传承着李家世代迁徒的路线!祖宗的名字,并遵守有关祭社的规矩"在中国对外开放以后,李家的国外同胞,就是拿着记载有祖宗世系和迁徒路线的图册找回中国来认祖归宗的。
    居住在中国的苗族,同样也是这样。他们本来就聚族而居,一个村子或数子村子同为一个家族。他们同样也是由其他地区迁徒来的,在农村经济改革以后,生活水平提高了,他们也起了寻找迁徒中失散的家族家支的念头。许多家族都在修族史、清族谱。例如1994年的秋天,我父亲就在我们村子组织和主持了张姓家族的团聚大会,居住在各地的家支成员代表都赶来参加,并把各支的族史、族谱带来汇编成册。在血缘关系相近的基础上,“家族”层次上的认同是没有问题的"但在血缘关系距离很远的苗族之间,进行“家族”认同便不可能。于是在国外苗族与中国贵州!湖南等地苗族之间,在中国国内各大支系苗族之间,便在“民族”的层次上追根溯源。国外苗族坚信他们来自中国,每当有机会回中国时便对了解自己民族的历史表现了强烈的渴望,体现了对民族的深厚感情。1994年在中国湖南召开的国际苗学会议上,一位来自美国的苗族老人要求能与懂得苗族五千年以前的历史的人交谈;有一位美国的年轻苗人托我帮他购买《苗族简史》一书。1995年6月我们组织了一次苗族原始居地和古战场的考察,邀请了一位美国苗族和一位云南苗族参加。他俩到了苗族先民蚩尤的坟前便长跪不起。一位法国苗族到了贵州以后,要求我带他去拜祖宗。我带他到一个苗寨的山头上,他是又烧香又磕头,最后还带了点祖先的泥土回法国去。
  在中国的苗族也表现了这种对民族的寻根精神,表现了对民族的忠贞感情"不管是西部!中部或东部的苗族,老人去世后都要给他的灵魂念《指路经》或《焚巾曲》等,指引死者的灵魂回到祖宗故地。云南苗族的迁徒走得较远,他们安葬去世的老人时兴横埋,以便将头向着故乡东方"各支系的苗族古歌都是一部部追根溯源的苗族史书"我的家乡有一个村寨在杀牛祭祖时先讲述祖宗的艰苦创业经历,往往听得周围的人唏嘘不已"各地苗族的各种大型活动都贯彻着民族史的教育"中国的苗族知识分子很多人都在努力地研究苗族的历史,由于“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历史规律,苗族的先祖蚩尤的形象在历史上受到歪曲贬损,有不少人也正在研究蚩尤,为蚩尤正名。
  苗族尤其是国外苗族的族别认同上基本上有一个共识:只要能说明我们的共同根源,我们就同属于一个民族"但要进一步弄清苗族的族源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新的发现,苗族需要了解自己更久远的历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