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苗族作家吴晓锦致龚卿的公开信

2016-11-1 23:34| 发布者: 朱群慧| 查看: 2772| 评论: 0|原作者: 吴晓锦|来自: 原创

摘要: 你于2016年10月26日上午9时在云南省文山市政府召开会议讨论一个苗族文化项目设计方案时涉及我们苗族的“高见”共有三点,下面我逐一讨教。你首先故弄玄虚,对陈总问道:“你知道苗族是怎么来的吗?”


苗族作家吴晓锦致龚卿的公开信

                                                                       

                                                吴晓锦(现居广州,苗族作家)

 云南文山市龚代市长:

我没有兴趣去浪费时间,就直奔主题吧。

     一、你于20161026日上午9时在云南省文山市政府召开会议讨论一个苗族文化项目设计方案时涉及我们苗族的高见共有三点,下面我逐一讨教。

你首先故弄玄虚,对陈总问道:你知道苗族是怎么来的吗?陈总位居你之下,自然不敢乱了主次,选择了不答。你又问参会者,与会者也都是你的下属,自然懂得不宜抢在市长大人前面说话,个个都选择了沉默(那么多人都不知道,才显出市长大人的渊博嘛,否则怎么体现出博士之高学历?)。

而后,你才满有把握地发表了第一个高论苗族是被撵跑过来的嘛!所以,才跑到了国外。难道你们还为此感到光荣吗?

网上查询得知你还是云南大学法学博士,既然是博士官员,自然应该正确了解所在地各民族的历史和风土人情,我真不知道你这个在民族地区工作的代市长是怎么升上来的?!关于我们苗族的迁徙史,我就不跟你学者般的论述了,就看百度百科吧:大众化,有公信度。  百度上说:

 

“苗族可以追溯到距今五六千年前的炎黄传说时代。当时在黄河下游和长江中下游一带出现了以蚩尤为首的九黎部落联盟,而在甘陕黄土高原上形成了以炎帝神农氏和黄帝轩辕氏为首的另两大部落集团 

炎帝与黄帝沿黄河由西向东发展,先后与蚩尤在涿鹿一带发生战争。蚩尤先打败炎帝,后来炎帝与黄帝联合打败了蚩尤。

蚩尤死后,天下大乱,黄帝便画了幅蚩尤的画像威慑天下,天下这才安定下来。而蚩尤的九黎集团战败后大部分向南流徙,开始了苗族多苦多难的迁移史。至今苗族人民中还广泛流传着蚩尤的传说,他们始终信奉蚩尤为其始祖 

请你认真阅读上述三段话,里面明显说了三个意思:1、五六千年前以苗族祖先蚩尤为首的九黎部落集团居住在黄河下游和长江中下游一带,以炎帝神农氏和黄帝轩辕氏为首的两大部落集团居住在甘陕黄土高原一带,炎帝与黄帝沿黄河由西向东发展,先后与蚩尤在涿鹿一带发生战争;2、蚩尤先打败炎帝,后来炎帝与黄帝联合战败了蚩尤;3、蚩尤九黎部落集团战败后大部分向南开始了漫长的迁移。也就是说,我们的祖先蚩尤部落集团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受到了炎帝与黄帝的侵犯。这个时候你说,谁合理谁不合理?难道是被侵犯者反而没有道理吗?蚩尤始终是一对一地应战炎帝,战胜了炎帝,而炎帝却与黄帝联合,仗着人多势众打败了炎帝。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后来炎帝又被黄帝打败了!从道义上讲,你说谁更够意思呢?不用我代你回答了吧?

我们的祖先蚩尤被打败后,不得不迁徙,后在历代封建统治者的排挤下,我们走上了漫长的求生之路。到了民国时期,我们苗族人依然积极进取,参与了新时代的文明进程,出现了民国总理熊希龄和世界级作家沈从文这样的杰出人物;解放后,我们苗族更是积极投身到新中国的建设上,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为改变少数民族地区经济落后面貌做出了重要贡献,涌现出了诸多著名的人物。如此忍辱负重,如此顾全大局,如此深明大义又成绩不菲的民族,难道不光荣吗?

我们部分苗族同胞是因为战争和自然灾害到了云南的,不是被“撵”的。如果照你所言,被迫打败而外迁就是可耻的,就该夹起尾巴做人,那么被驱赶的两宋人和晚明人是不是就一无是处了?显然不是吧!犹太人一再被排挤,是不是犹太人就真的有罪了?肯定不是吧。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看一个民族的历史要看其正面,要看到他们历史中的积极面,以便相互取长补短,共建和谐局面。你连这点起码的历史观都没有吗?你那博士是怎么混来的?你要是再多读一点书的话,岂不是又要多出一些歪论来害人?

    二、谈到苗族巫文化时,你说:苗族巫文化是很恐惧的,我刚参加工作时,有人告诉我,不要跟苗族姑娘接触,一旦接触了,你就难以逃脱她的魔法。这样的文化有什么值得宣扬的呢

你并没有亲自去了解,光听人说,就断定苗族的巫文化很恐惧?不根据真实情况推导出来的结论往往是不正确的,身为法学博士,你应该知道这个简单的常识。

别说长江以南了,其实全国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近似于巫文化,比如一些地方跳大神和驱鬼之类的习俗,跟巫文化又有多大差别呢?

虽然现在科学已经很发达,但大自然中依旧还有许多未解之谜,世人自然会寻求自己的方式来理解和解决,鉴于各自认知程度,难免有的方式有迷信色彩,但有的方式则包含科学的成分,不能一概否定。比如中国的风水学,就曾被唯物主义者斥为迷信,但近年来已有许多专家学者承认其有科学成分。

事实上巫文化只是苗族文化中的一部分,苗族文化中还有勤劳、善良、忍耐、顽强的精神,还有别具一格的服装文化、饮食文化、山歌文化和傩文化等,你怎么一叶不明就不见泰山了呢?即便是苗族巫文化有争议,但也是苗族文化的一部分,并且也不影响苗族灿烂的主流文化;同时,有了巫文化,苗族文化才完整。要推介一个人或一个民族,显然要完整地展现,习惯性地藏着掖着,只特意突出某一部分的话,那是不诚信的行为,会让人唾弃,反而有损展现的效果。即使你觉得巫文化放进苗族文化生态园里会引起“文明人”的非议,你也可以说为了更吻合当代人的观赏习惯,还是请大家再斟酌一下,如何更好地来展示巫文化!你至于武断地将苗族的巫文化上纲上线到恐惧的程度吗?身为高学历的行政官员,你不知道你的言语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吗?

《哈利.波特》一书及其电影掀起了欧美的魔法热,法国因此还出现了魔法学校,法国政府也没有非议和干预。文化是不能随便用个人爱好和意志去干涉的,只要无害于民,就该给予以生存的空间,相信群众会明智对待的。最令我们气愤的是,你竟然还顺带着自以为是地将苗族姑娘也给污蔑了,请问你见过哪个苗族姑娘用魔法缠着别人了?你身在民族地区,肯定也接触过我们苗族女性,请问哪个苗族女子缠着你了?对你这样满口喷污的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应该是我们呢。你这种不加科学分析就随便污蔑苗族,我说你是轻率、浅薄,还是别有用心呢?

    三、在谈到苗族文化生态园这个项目是否实施时,你带有警告的语气说:苗族做了,壮族怎么办?不要只为自己的民族私利而不顾其他民族。这样做,北京是不答应的。

我很纳闷,搞了苗族文化园生态园,同样也可以搞壮族文化园生态园嘛,两者并不矛盾,你为什么要把壮族和苗族的利益对立起来?壮族人民应该不会像你那样考虑的。发展少数民族的文化和经济,是民族地区干部应尽的职责,而每个民族都有发展的权利。

你竟然还抬出了北京,说“这样做,北京是不答应的”。请问,北京有什么人如此告诫了你?恐怕是你臆想的,为了吓唬人吧?

看起来你是为大家着想,实际上却是在可以多元化的时代里险恶地制造两个二元对立,一个是挑起苗族与壮族矛盾,而你却装得像个左右为难的好人,实际上是你不想作为或想否掉这个苗族文化生态园的项目,另行上马你自己希望的项目!

201311月习总书记特意到湖南花垣县苗族村寨考察,提出了“精准扶贫”的要求,目的是解决包括汉族贫困人口在内的重要战略部署,你却想不作为或私自作为,挑起民族矛盾,影响党中央复兴中华的战略计划,你觉得你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干部吗?如果你将来当了市长或更高的干部,文山的苗族人还怎么活?如果你继续在文山呆下去,你说文山的苗族人还能信任你吗?恐怕文山的其他民族包括汉族在内也信不过你了!

好了,龚博士,你悔改吧!

 

2016111于广州

1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