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重点推荐:贵州后寨民族小学:双语教学60年泽被苗乡

2013-10-5 17:36| 发布者: 朱群慧| 查看: 2657| 评论: 0|原作者: 潘艳|来自: 中国民族报

摘要: 车子在凹凸不平的通村土路上艰难跋涉,笔者此行的目的地是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后寨村民族小学。这所民族小学,以60多年来持之以恒的双语教学探索实践,记录下了一个民族地区双语教学发展的历程。
 
贵州后寨民族小学:双语教学60年泽被苗乡
作者:潘艳(女)
(原文刊载《中国民族报》2013年10月1日)
 
      车子在凹凸不平的通村土路上艰难跋涉,笔者此行的目的地是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后寨村民族小学。这所民族小学,以60多年来持之以恒的双语教学探索实践,记录下了一个民族地区双语教学发展的历程。

  “兄弟民族小学”不仅仅是校名

  后寨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苗族聚居村寨,经历了清末民初的社会动荡,使这里长期处于经济萧条、信息封闭、民族隔阂的贫穷落后状态。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夕,刀耕火种的生产劳作方式依然在这里盛行。“吃的全在肚里,穿的全在身上”是这一带苗族民众生活的真实写照。当时,全寨能用简单汉语进行交流的不足10人,略识汉字的仅有1人。

  1952年,贵州省有关部门批准在后寨村建立贵州省松桃县第二兄弟民族小学,数千年来饱受欺凌的苗族同胞能够堂堂正正地走进学校接受教育了。这在当时的苗乡,是一个天大的喜讯。当老师用双语把校名中“兄弟”一词的含义,细心地解释给学员听之后,许多人当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兄弟民族小学”在那个特殊时期,不仅仅是一个学校名称,它真正体现了党和政府关心少数民族群众的一份真情实感。

  学校成立之初,不仅承担了正规学校所应承担的教学任务,还举办多层次的识字扫盲班、科技培训班、法律普及班等。一时间,夫妻、父子甚至祖孙出现在同一个教室的情形比比皆是,一批又一批的苗族农民学员在这里通过接受双语培训,不仅识字学文化,还在一定程度上了解了国家的政策法律,掌握了适合本地经济发展的农业科技知识。

  由于后寨民族小学采取了适合少数民族学生学习的双语教学模式,这所完全寄宿制小学,在当时吸引了周边近百个村寨的苗族群众,大家突破地域限制、打破民族隔阂,纷纷送子弟前来后寨求学。

  60余年过去了,后寨民族小学不仅为苗乡培养了大批人才,校园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学校用漂亮的苗汉双语文化墙围了起来,从最初的木质教学楼到今天三层高的标准教学楼;从坑洼不平的泥土操场到平整宽敞的水泥操场;从露天的食堂到整洁明亮的学生餐厅;教学区、活动区、生活区、绿化区、阅览室、校史文献陈列室,等等,一应俱全。学校不仅设施功能齐全,双语师资在全县范围内整体力量也是最为雄厚的。从最初仅使用双语教学到如今开展的双语同步教学,后寨民族小学双语教学实践已结出累累硕果。该校多次被评为“双语教学”先进单位、“学校管理”先进集体,2012年,后寨民族小学被明确为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两级双语教育示范点。

  勤耕三尺讲台

  几代人执着的双语情结 

  在后寨民族小学的“双语和谐文献陈列室”里,笔者了解到已故老校长龙品芳老人的故事。

  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由于当时教学人才缺乏,龙品芳从松桃县第一中学高中二年级提前毕业,被紧急安排在苗族聚居地区的后寨民族小学当教师,长期从事学校教学和农村扫盲工作的任务。这期间,龙品芳一度调到其他地方担任别的工作,但始终不能忘怀在该校从事双语教学的苦与乐。1984年他重新调回后寨民族小学担任校长后,极力主张开展恢复“双语教学”工作,1986年学校正式开设了双语课。他亲自担任双语辅导员,不仅要辅导教师学习和掌握双语文,自己给学生上课传授苗语、苗文,还要在识字扫盲班、科技宣传班、法律普及班给社会学员授课。

  老校长的儿子、现如今是后寨民族小学校长的龙秀高,在父辈们潜移默化的影响下,走上了双语教学之路。

  “其实,我是在走父亲未走完的路。”龙秀高朴素而直白的话语,透露出了他长期以来勤奋执教于此地的原动力。

  龙秀高笑言,“其实自己也有迷茫的时候。”父亲病退时,正是打工潮初起之时,作为苗乡不多的能流利使用汉语的人,很多人都劝龙秀高去打工,但父亲不同意,还悄悄地从自己本来就不高的工资中抽出一部分补贴给他,说是学校发给的双语工作奖励。”最令龙秀高动容的一句话是:“大家都走了,娃崽们怎么办?”于是龙秀高甘于贫困一直默默地奉献着。他说:“在少数民族地区从事双语教学工作,不能计较个人得失,因为付出总会有收获。今年,从我们学校毕业的孩子中,有5名考上了大学,学生的每一点进步,对我们都是莫大的鼓励。

  正是有着龙品芳、龙秀高这样一代又一代的双语工作者不计报酬,无私奉献,不懈探索、努力耕耘,才使得原本封闭、落后的苗区,涌现了一大批优秀人才,也大大促进了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及农村科技进步,在推动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文化事业发展进程中做出了贡献。

  领导重视 部门支持

  双语教学工作有了强大后盾

  后寨民族小学的双语教学实践,是整个松桃苗族自治县双语教学探索发展的一个缩影。

  目前,全县有民族中学6所,民族小学8所,后寨民族小学便是其中之一;双语教学班256个,其中后寨民族小学有6个双语班级;接受双语教学的学生6922人,后寨其中有60人;开展双语教学的有39个班级,学生887人,其中后寨有1个班共30人。

  200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家民委把松桃苗族自治县确定为全国少数民族语言环境建设示范区以来,贵州省民委、省民语办、铜仁市民宗委、市民语办、松桃自治县委县人民政府及相关工作部门进一步加大对“双语教育”的扶持力度,切实解决双语代课教师的待遇问题。1983年至2012年,先后分3批解决了400多位双语教师的“民转公”问题,切实解除了双语教师的后顾之忧。

  为了提高双语教师的综合素质,省里每年通过举办培训班和输送教师外出深造等方式,使双语教师的语言翻译技能、汉语教育教学能力以及普通话水平都不断得到提高。此外,把苗族文化的保护传承融入到苗语文教育教学工作中去,组织编译双语教材及课外读物,并帮助双语学校切实解决基础设施建设中存在的问题。

  仅后寨民族小学,自2012年该校被确定为市、县双语教育示范点以来,铜仁市民语办争取到资金1.5万元为学校安装防盗窗、防盗门及其他设施,投入4000元添置苗族四面鼓,投入4000元添置腰鼓、球类等教学器材,并开展针对双语教师的慰问工作,力所能及地为他们提供帮助;松桃苗族自治县民宗局投入资金4万元安装自来水、建设双语和谐文化墙、“双语和谐文献陈列室”,收藏双语教学探索及学校基础建设文献400多份,完整地记录和保承了该校校史。

  由于长期以来坚持开展双语教学实践探索,后寨民族小学的工作得到社会各界的充分肯定,其面临的困难也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2012年,北京香山寺和白云观向后寨民族小学捐资30万元,加上地方财政匹配的部分资金,该校建起了一幢功能较齐全的新教学大楼;深圳一家公司从2012年初以来,一直为后寨民族小学的学生提供营养午餐经费。

  正是有各级领导的关怀,相关部门的支持,社会各界的帮助,使得包括后寨民族小学在内的众多学校在双语教学实践探索的路子上坚持不懈地往前走,使得一代又一代双语工作者勇于进取,克难前进。

  任重而道远

  “苗汉双语教学是在苗族聚居区推行的一种特殊教学模式,即在小学初步完成苗语和汉语的同步教学,这种教学模式的推行必须要尊重教育规律。”铜仁市民语办副主任吴国瑜说,由于苗语是苗族学生的母语,采用母语教学能够发挥母语的优势,使学生的思想顺畅、正常,最大限度地开发学生的智力,并让其尽早适应主流语言,加速学生学习文化科学知识的进程。

  “少数民族孩子要想拥有更广阔的发展天地,不学习汉语是不行的。加强双语教育工作符合实际,科学合理,是完全正确的。对于党和国家的这项利民政策我们坚决支持,毫不犹豫地执行。”陈娅认为,现在国家大力发展民族教育,在民族地区实行双语教育是党和国家长期以来的重要方针。通过双语教学,既培养了一大批掌握民汉两种语言、熟悉两种文化的少数民族人才,也培养了一批民汉兼通的汉族知识分子和干部。双语教育必定会使少数民族孩子有更多机会走出大山。

  双语教学目前仍然本着自愿的原则,即少数民族群众有自己选择学习哪种语言的权利。与此同时,从双语教学人才的培训,到教科书的印制,相关部门也在为双语教学做着更全面的基础工作,为少数民族地区孩子们的未来创造更多的机会。

  “我们这里地处偏远,即便是到今天这个资讯发达的社会,很多孩子入学时还是不能流利使用汉语。对此,我们特别将双语教学向下延伸,从学前班孩子们就开始进行双语教学了,效果很好。”龙秀高说,经过多年的对比、考察发现,凡是接受苗汉双语教学的学生,因易学、易懂、学习兴趣好,其整体素质普遍提高。这充分证明,双语教学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

  当问到双语工作面临的困难时,龙秀高也坦言:“困难当然很多,但最当紧的是师资不够。代课教师工资太低,没办法安心工作。”

  目前,后寨民族小学的12位老师,只有4位双语教师,想送他们出去培训,但人员根本不够调配。“如果能进一步提高双语教师的待遇,对双语教学的教师实行特殊津贴,这样会使少数民族地方的教育事业发展得更好。”龙秀高说。

  双语工作无论是教学实践还是理论探索,目前面临的困难与问题仍不容乐观。陈娅与龙秀高凭借他们多年的工作经验,谈了各自的看法。

  “在人才培养、教学资金投入等方面都需要进一步加强。”龙秀高和同事们建议,在已经启动的“双语环境建设示范区”的基础上,继续加大资金投入力度,以“示范区”的辐射作用为依托,加大对以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为载体的文化、科技、农业产业开发的经费投入,确保“双语和谐”示范工程建设项目得以持续、健康地推进。

  “双语和谐”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已不言而喻,实现“双语和谐”是民族地区保持多元文化的现实需要,是保护语言生态平衡和社会安定团结的历史需要。他们提出,应该进一步拓展“双语和谐”工程的内容,持续增加项目投入,动员群众广泛参与。

  需要持续开展系统性的多层次的民族语言文字教育,在示范区内不仅开设识字教学,还应开办多种类型的实用性培训。争取从小学到大学都开办一定规模的双语教育班级。班级招生采取自愿自择的原则,招收一些热爱本民族文化的学子进行系统化教育和培训。使他们成为真正懂民族文化,能够传承、研究民族文化的人才,从而解决民族文化研究人才青黄不接的问题。

  “双语和谐”的发展程度,有时会直接影响到少数民族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各民族间的和谐关系,语言的和谐能够促进民族间的和谐。而就目前的民汉双语发展情况来看,民族语言的发展有被弱化甚至是淡化的趋势。有的民族优惠政策已不适宜“双语和谐”工程建设的发展需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